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手术后大脑功能真的会衰退?

来源: | 2019-08-09 13:56:48 | 人气:

导读:一些健康事件,如中风,可能会导致患者的认知功能明显下降响。那么,作为一种有创且需要麻醉的治疗方式,手术有没有可能也会造成术后认知缺陷?早在60多年前,就有医生在《柳叶刀》发文

一些健康事件,如中风,可能会导致患者的认知功能明显下降响。那么,作为一种有创且需要麻醉的治疗方式,手术有没有可能也会造成术后认知缺陷?早在60多年前,就有医生在《柳叶刀》发文提出担忧。

关于手术对大脑的影响,半个世纪后仍缺乏一致证据。而且由于认知功能原本就会随着年龄增长而下降,也对准确评估术后认知变化带来了挑战。

《英国医学杂志》(BMJ)近日最新发表的一项大型研究带来了有力证据。通过对超过7500名成人长达19年的追踪,研究人员发现,在考虑了年龄相关的认知改变后,外科手术(非微创)与额外、轻度的认知衰退相关,平均相当于4个多月的大脑自然衰老。



截图来源:BMJ官网

这项研究由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麻醉系的研究人员领衔开展,从1997年开始追踪7532名当时45-69岁的英国公务员,随访直至2016年,期间通过医疗保健数据库收集了他们的至少住院2晚的入院事件(不包括门诊),并对他们进行了多达5次的认知评估,包括推理、记忆、表达能力等。

在平均13年的随访期间,研究团队共确定了8,982例重要入院事件,包括4,525例外科手术(心脏、胸部、血管、神经外科等各类手术),151次例中风和4,306例因其他医疗需要而发生的住院(可视为患其他疾病的替代指标)。

对未入院、手术住院、非手术住院和中风人群的年龄认知轨迹统计结果显示,与没有住过院的人群相比,虽然住院后患者认知功能下降的风险都变高了,但和其他住院患者的情况相比,手术的潜在认知风险并不算严重。

在没有住过院、手术住院和因其他医疗需要住院的人群中,发生严重认知功能下降的比例分别为2.5%、5.5%和12.7%。相比之下,手术患者认知功能下降的风险增加了130%,因其他医疗需要住院的患者认知功能下降的风险增加了5倍。

将认知功能下降的程度量化来看,在排除年龄影响后,外科手术后,患者认知功能平均下降程度相当于4.2个月的大脑自然衰老。其他住院患者的认知衰退相当于加快衰老1.4年,中风患者的认知问题尤其严重,相当于衰老13年!

研究人员表示,这也从侧面解答了部分患者的疑虑,比如一些中风患者家属担心脑损伤而拒绝对恢复有益的外科手术,而实际上,与手术的潜在副作用相比,疾病本身的危害远远更严重。

这项研究的局限在于是观察性研究,无法得出因果关系,而且没有进一步搜集麻醉相关的具体信息,因此难以评估麻醉在长期认知改变中的潜在影响。但整体而言,研究团队指出,“研究数据表明,外科手术与长期认知能力下降相关,虽然幅度不大,但这些信息应该被传达给患者,帮助患者理解并权衡手术对健康和生活质量的影响。”

在同步刊发的社论中,来自英国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和纽卡斯尔大学(niversity of Newcastle)的两位教授指出,“这项研究令人放心,患者在手术后的认知功能没有大幅下降。但进一步采取措施,在手术及其他患者人群中改变认知衰退的风险也很有必要。”


相关推荐

上海一男子自挂高架桥下 身穿“冤”字背心 上海一男子自挂高架桥下

现场现场  法晚深度即时(稿件统筹 朱顺忠 实习生 尚妍)今日,法晚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官方微博获悉,今日9时40分许,静安公安分局接110报警称:在共和新路、中山北路路口

北京今起十条大街禁行电动自行车 警方先期劝离 北京今起十条大街禁行电动

  今天上午,东单路口由北向南横穿长安街的电动自行车骑车人在非机动车道等待放行。甘南摄  今天早晨,长安街的非机动车道上,不见了高速穿行的电动车,也没有一路疾驰的电动三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